【//www.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.com</a>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    (2)「你好,我姓秦,很高兴认识你。

    你叫什么名字?」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,我显得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「别说这么多了,去洗个澡吧。

    」少妇看我的窘态,魅惑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来到浴室,我拍了拍脑袋,觉得还是太幼稚了,又不是相亲问别人那么多问题干什么。

    正洗着少妇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「一起洗吧,开着空调也不凉快。

    」这个妖精已经在外面脱好了衣服,就这么赤裸裸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裸体,心中暗暗和老婆进行着比较,胸部肯定是大上一个档次,估计我一手都抓不过来,乳晕比起老婆大了很多,颜色也是比较深的枣红色。

    皮肤没有沈思研的白嫩,是那种透着健康的小麦色,茂盛的阴毛显示着她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她就很不老实,不一会就摸上了我的阴茎,虽然这两年有了早泄的问题,但是我的阴茎并不算小,有14厘米,在国人里算中上等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法比沈思研老道很多,弄的我欲火焚身。

    洗完后来到床上,我急不可耐的扒开她身上的浴巾,用力揉捏着她的奶子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的老婆,我可没有那么温柔,抓着大奶尽情的吸允。

    少妇发出了淫荡的呻吟,一只手在套弄着我的肉棒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么主动,我也不客气,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,没想到很轻松的就进去了,和妻子那紧致的小穴比起来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着少妇迷离的眼神(www.shubao2.cc),我正兴奋的上下其手,恍惚间听到门外一声嘶喊,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,五星级宾馆的隔音效果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女人叫床,不可能穿透两扇房门吧。

    那声音有些熟悉,可这么多年的夫妻,我很了解沈思研的习惯,即便很兴奋了也只是轻声呻吟。

    「别停啊……你好坏啊!」少妇嗔怒的看着我,突然的停止让她有点不上不下。

    「你听见外面的叫声了吗?」我有点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「这里只有我的叫声……还不是你弄得……」别人的老婆就要狠狠干,征服的欲望,让我忘记了刚才的插曲,没有太多前戏,摸到她下面已经湿了,提枪就要插入。

    少妇阻止了我,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套子,竟然用嘴帮我套上。

    这女人真是个骚货,沈思研可是从来不会做出这么下贱的行为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在少妇的淫叫中,我终于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年多了,第一次坚持这么久,有种重生的快感,看向少妇的眼中,多了一丝感激。

    她拍了下我的头,笑着递给了一瓶水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「表现不错啊,比我老公强多了……」「挚爱有这么差吗?哈哈,那我老婆早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」「啊……他啊……前戏特别多,和他上过床的女人都会迷上的。

    」「我老婆一直不喜欢别人摸她下面,再强的前戏,干不了几分钟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」「呵呵,希望如此吧,不过女人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会很淫荡的。

    」「你也是吗?我觉得你比我老婆开放很多。

    」「多来参加几次就好了,你老婆那么漂亮,肯定很多男人都求着和你交换。

    」「不会了,我们说了只此一次。

    谢谢你,我觉得今天是两年来最尽兴的……」说着说着一股困乏涌来。

    「累了就休息一会,挚爱会把她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」少妇抚摸着我的头发。

    剧烈的头疼把我惊醒。

    散落在地上的裤子和衬衣,显示着激情后的狼藉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床上。

    「我竟然睡了一夜,沈思研呢?」我揉了揉剧痛的脑袋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我轻轻打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洁白无暇的美背,水珠顺着长长的秀发滴落在肩膀上。

    在水声的掩护下,我悄悄来到妻子身后,手不老实的抚上了嫩乳。

    每次在家里这样做的时候,她都会嘟着嘴骂我色狼。

    可这次老婆的反应大的出奇(www.yhwx.net),伴随着一声惊呼,妻子整个人蜷缩在角落,用手掩盖着自己的关键部位。

    看到老婆这样我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「这里除了老公,还有别的色狼吗?」老婆看到是我,手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「老公你先出去好吗?」「一起洗吧,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睡着了,还没来得及洗澡。

    」「不要过来,我觉得自己好脏,不想让你碰我。

    」看着老婆认真的眼神(www.shubao2.cc),我慢慢退了出来,看来昨天的事情,还是给妻子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关门的一霎那,好像看见老婆雪白的嫩乳上有好几个红印,周围还有许多细小的红点,我知道那些红印是在激情的吸允后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可那些小红点是什么,难道是手指甲掐的。

    挚爱这家伙真不够意思,我对她老婆可没玩的这么激烈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半小时后老婆才走出来,换上了昨天的晚礼服,耀眼的钻石项链衬托着洁白的锁骨,却隐藏不住眼神(www.shubao2.cc)中的疲惫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上去抱住了老婆。

    「亲爱的,昨天……」话刚出口,我就后悔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些什么。

    「昨天你看见那个女人眼珠子就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」老婆眉头紧锁,猛地推开我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她比你差远了,还是我老婆最好。

    」「我记得你答应过这件事过去之后,谁也不许提了。

    」「他们都回去了吗,你几点回来房间的?我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」我忙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「10点多就回来了,看你睡着了就没打扰你,他们昨晚应该都走了。

    」老婆说话时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「以后这种聚会我不想再参加了。

    」老婆眼中透着坚决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我们又恢复了平淡的夫妻生活,上次在酒店和少妇的激情,让我很想检验下早泄是不是真的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老婆这阵子总是说累,一直拒绝我。

    期间挚爱联系过我,想到沈思研的态度,我明确告诉了挚爱以后不会再参加了,并感谢他对我们夫妻的帮助。

    挚爱表示惋惜之后,也没有更多的纠缠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在我又一次的示爱后,老婆终于满足了我。

    看着老婆白皙的嫩乳,我想到了那天在浴室看到的红印,为什么一直保守的妻子会允许挚爱那么激烈的亲吻,我真想问问挚爱他插入的感觉,妻子当时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神(www.shubao2.cc)情。

    这次的激情坚持了10多分钟,我已经很满足了,毕竟挚爱老婆那松垮的阴道是无法和老婆这紧致的名器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「老公你真厉害,好久没这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」老婆微闭着双眼靠在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「比起挚爱,谁更强些呢?」看她性感的样子,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「不要和我提起他,我不希望再听见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」老婆马上坐了起来,怒视着我。

    说完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由于市里的检查组入住了妻子公司,要为期两个月的检查整改,这段时间她都要加班到九点以后,刚刚和谐的夫妻生活又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每天老婆回到家,简单的洗漱之后,倒头便睡,最近的工作实在太累了。

    早上我提前做好早饭,每天只有早饭这20分钟属于我俩。

    今天老婆睡的特别的沉,早饭早已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叫了她两次,还赖在床上。

    「小懒猪,再不起床要掀被子啦!」我来到了床前。

    连续的高强度工作,老婆脸上透着疲惫,紧缩着眉头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的脸蛋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睡的这么死,看来真得掀被子了。

    修长嫩白的双腿蜷缩着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了一下,她转了下身,仰卧在床上。

    「咦!」在老婆大腿上有一处淤青,两个膝盖也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老婆就是这么不小心,由于工作原因,她需要经常出入在维修间听取工人汇报,难免有点小小磕碰,她也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我却是痛在心里,真要是留下个疤,我这个美腿控的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这时老婆睁开了眼,「小懒猪快起床!」老婆还迷迷糊糊,没有意识到已经快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「你这傻丫头,怎么又这么不小心。

    」我心疼的看着她的双腿。

    「昨天我下楼时,有个员工搬着大箱子没有看到我,被他撞倒了,现在还疼着呢。

    」老婆不自然的笑了笑,把双腿缩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不会照顾自己,以后留下疤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」「那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?」老婆笑着吐了下舌头,只有在我的面前她才会露出小女生的一面。

    平时在单位协调各个维修组的关系,为了确立威信,她都是很严厉的。

    「你的胃一直不好,晚上我给送些吃的过去吧。

    」我关切的抓起了老婆的手,这一个星期不在家吃饭,她都瘦了。

    「不用!额……老公……我晚上都会和榕榕去旁边粥屋吃点,结婚以后大家聚的都少了,正好趁这机会多聊一会儿。

    」老婆紧张的说着。

    「你今天怎么了?我也是心疼你啊。

    」对于刚才妻子大声的拒绝,我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「可能是太累了,还没休息过来。

    先不吃了,我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」老婆放下了手中的面包,急着去门口穿鞋。

    「记得晚上不要加班了啊,咱们一起去老地方吃西餐。

    」在沈思研出门前我喊道。

    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每年的这一天,我们都会到第一次约会的西餐厅。

    看到关上的房门,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这种日子她比我记得清楚,肯定会来的。

    在商场挑选了一条白金手链,店员小姐笑着说做您的老婆真幸福。

    这些年在感情和生活上我为老婆和这个家付出了所有,而老婆对我也是如此,在同事和朋友眼中我们一直是一对模范夫妻。

    来到了西餐厅,想着老婆看到礼物肯定会很高兴,这段时间她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之前和她说过很多次,女孩子应该干点轻松的工作,起码不用总是加班盯着那些工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时间已经7点了,老婆正常下班早就该到了,拨通了她的电话,「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」快要想起忙音的时候老婆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「老公……是不是想我了……啊……今天这么好……主动给我打电话……」老婆说话时声音有些颤抖,周围传出很有节奏的响声还有机器的轰鸣。

    「在哪呢,你那边是什么声音?」我心里很生气,她明显没有记起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。

    「额……在维修段厂……是机器的声音。

    」「小研,7号车有点故障,下来看看吧。

    」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「老公先不说了……嗯……又要忙了……」妻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离开餐厅,这个特殊的日子不想一个人回家。

    这家店离沈思研的公司不远,所以恋爱时总是约在这里见面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沈思研单位门前,透过坚硬的栅栏门看到里面漆黑的走廊。

    像是一张漆黑的大网吸引我走向其中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经常送沈思研来上班,门卫大叔很快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「小秦,好久没见你来接沈思研了,结婚久了还是得多关心关心对方啊!」之前在门口等沈思研出来时,和大叔很聊得来,他在这里干了七八年,对公司里的事情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「马叔,这阵子公司加班的不少吧,沈思研每天回到家都累得不行。

    」「还是多关心一下小研吧,她确实挺累的。

    」大爷的话让我似懂非懂,人岁数大了有时候说话就很唠叨……来到老婆工作的三楼,整层都黑着灯,应该都去下面的维修段厂了吧。

    我对段厂里的路并不熟悉,四辆高铁停在里面,工人们在忙着维修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老婆的身影,我慢慢退了回去,毕竟高铁是关系人民安全的重要交通,陌生人靠近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里的路很复杂,我走进的好像不是刚才的入口,走着走着有男人的笑声从一间屋子传来,上面写着员工休息室。

    转了这么久找不到出口,我想着去屋里问问路。

    「臭娘们,平时对我们兄弟呼来喝去的,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。

    」门是关着的,从门顶的气窗传出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没想到工作时间有人在里面做这种事情,口味还挺重的。

    扫视了一圈,这件屋子没有窗户,好奇(www.yhwx.net)心驱动下,我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门在里面被打开了,我立刻闪到了对面的厕所,藏进第一个隔间。

    透过门缝看见两个30多岁穿着工长的衣服的人走了进来,一个胖的不行挺着大肚子,另一个留着光头。

    我认出了他,之前妻子有次喝醉了就是这个光头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「你是没看见,强子够会玩的,刚才5号车边上,拿着壁纸刀悄悄在那贱货裤子后面拉开个口子,那么多维修工面前,贱货张大了嘴也不敢叫出来,捂着屁股就往外走,夹紧了腿迈不开步子,那个骚样真他妈诱人!哈哈……」。

    胖子激动的说着。

    「你俩没追上去吗?」光头一脸淫笑。

    「强子那家伙胆子也够大的,在出口那就搂上腰了,我看着维修工都没注意那边,就跟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估计着贱货就得来休息室换衣服,我一进来你猜看见什么?」「别他妈吊我胃口!」光头着急的拍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「我打开门,贱货吓了一跳,看见是我,她还捂着下面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松手,都玩十多次了还这么害羞。

    强子把她手打开,我才看见从菊花到阴蒂上面都给剪开了,内裤也从中间剪断了。

    贱货还使劲扭动,阴唇在那一开一合的,还留着淫水的。

    就喜欢她每次害羞的样子,搞了半个月还和第一次一样。

    哈哈……」胖子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她老公要是知道你们这么玩他老婆,不得杀了你俩?」「操,你玩的少了?别打岔,接着和你讲。

    强子又把壁纸刀拿出来,这贱货一下就软了,张着腿也不敢缩回去。

    强子让我扶着她的腿,给她撑开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拿着刀冲着阴道那挥去,刀片碰上贱货骚肉的时候,哈哈……」光头正听的兴奋。

    「你鸡巴快说!」看着光头急不可耐,胖子也不墨迹。

    「贱货吓得尿出来了,我撑着她的腿,把强子裤子都尿湿了。

    她看出来强子想剃她的阴毛,这下顾不上害怕了,使劲扭动。

    这要回去让他老公一看不就露馅了吗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一块按着她过了10分钟,贱货没力气了,就一直在那哭,求我们放了她,哈哈……我最喜欢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。

    」「你们玩的够狠的,让苏哥知道了不打死你们?」「最看不惯苏哥处处护着这个贱货,每次还必须得戴套才让干她,又不是他媳妇。

    」胖子抱怨着。

    「那贱货是苏哥的干妹妹,现在虽然已经成了咱们的玩物,好像苏哥和她有个什么约定。

    贱婊子,带套就不是挨操了吗!接着讲,后来怎么着?」「强子也不敢真弄伤她,换了个剃须刀,趁她不注意剃掉了一块阴毛,漏出来的皮肤比贱货屁股还白。

    我也配合着,死死掐住她的腿,真剃起来这贱货也就不敢动了,闭着眼睛全身都有点发抖,阴唇周边剃得时候,刀尖轻轻划过去,贱货喊了起来,又尿了强子一身。

    怕她叫的太响,我拿了块抹布塞她嘴里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」两人说的太过刺激,肉棒都勃起了,站了好久也尿不出来。

    「操,不尿了。

    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都剃完了才叫我过去………」

章节目录

圈套:娇妻沦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woyewunai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oyewunai并收藏圈套:娇妻沦陷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