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//www.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.com</a>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    第二章她先脱了罩身纱衣,又解了白绸长裙,下身仅有一条服帖的白丝亵裤包裹出平坦的小腹和圆润的翘臀。

    她瞅着我冒火的眼睛,嗤笑道:「弟弟没看过女孩子的身体吗?」我摇摇头,殊不知,口水已经顺着嘴角滴到被褥上。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,媚态横生,双手自后背解开两条带子,白底金花的绸缎诃子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白皙圆挺的一对嫩乳傲然绽放,尖峰那一点艳红便如雪山上的红莲一般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初见女子酥乳,我脑子「嗡」的一声炸开了,半晌都听不到任何声音,直到玉莲放下帐子爬上床榻才回过神(www.shubao2.cc)来。

    「好看吗?」玉莲媚笑着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我失态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她抓住我右腕,将我手掌按在那只丰满的嫩乳上,恰似握在了一块白玉上,却又如嫩羊之脂般松软。

    我不禁用力捏了几下,她「嘤」一声舒爽的娇嗔,媚眼迷茫。

    我心头如遭锤击,再忍不住,双手一并抓向那对娇艳的酥乳,她痴痴一笑,顺势躺倒,我便趁机趴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我双手不断地揉捏那对丰满的玉乳,总觉得还不过瘾,一口咬住右边那只乳头,粗鲁地吮吸,右手也没闲着,继续搓揉她的左乳。

    玉莲闭目承受着我的蹂躏,不住娇唤,直叫人心里痒痒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对玉乳似乎满足不了我的欲望,一团热气聚集下体,我本能地耸动那坚挺的肉棒,压在她小腹摩擦,却始终驱赶不走那燥热的感觉,反而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玉莲看出我窘境,贴着我耳畔妮声道:「弟弟别急,姐姐帮你弄出来。

    」她叫我先起身,尔后抽出双腿,缓缓褪下那条被我淫液蹭湿的亵裤,露出一片稀疏卷曲的茅草地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道:「姐姐下面怎么长头发了?咦?怎么没有小鸡鸡?」她扑哧一声笑出来:「你长大以后下面也会长头发,姐姐要是有小鸡鸡,又怎么帮你弄出来呢?要把你的小鸡鸡放到姐姐的小穴里才会舒服。

    」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她分开双腿,果然芳草下面有一道沟壑,又双手拉开裆部,露出一个粉嫩的小洞,洞口盈盈有透明的液体溢出。

    她霞飞双靥,媚声道:「弟弟,快,把小鸡鸡插进姐姐的小穴里来。

    」我「嗯」了一声,下体早已胀得难受,对准那个肉洞便要插进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洞口湿滑泥泞,连续插了几回都滑到腹上,一直未能进入。

    看着我急红了脸,玉莲温柔地握住我的玉茎,对准那小穴口,缓缓引入。

    刚进入一个龟头,我脑中似有灵光闪过,本能驱使我用力一挺,整条肉棒奋力挤开坚实的肉壁,尽数刺入穴中,下腹和她耻骨紧紧撞在一起,总算舒服地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「哎哟——弟弟,轻点。

    」玉莲玉体绷紧,眉头微皱,美眸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我担心弄疼她了,赶紧想退出来,却被一双素手按住臀部,不让我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秘道内层层叠叠,似有一张小嘴啄吸我的龟头,我亦紧挺阳具,好好感受下身这张小嘴的伺候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过了半晌,玉莲身子渐渐酥软下来,面颊潮红,微嗔道:「弟弟真的只有十岁吗?怎么生的如此好本钱。

    」我迷惘地看着她,显然不明白她所指何意。

    她扑哧一笑,解释道:「弟弟的宝箫……就是小鸡鸡,为何这般硕大坚挺?」我不解道:「嗯?很大吗?那话儿不都是这样?」她掩面笑道:「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大的,弟弟这尺寸可以说是万中无一了。

    等你再长几岁,定是御女高手,少有女子可以抵挡这只宝箫,只会被肏得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」我点点头,似懂非懂,听起来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玉莲抚慰我的臀部,轻声道:「好弟弟,可以动了,只要在姐姐小穴里插进插出就会舒服的。

    」我依言缓缓抽出,仔细体味肉壁对龟头的包裹研磨,比起方才用嘴吮吸更是另一番奇(www.yhwx.net)妙感受。

    待到龟菱触及唇口,又复插入,秘径湿滑窄紧,似要将玉茎挤出,须得破开层层阻挠方可深入。

    试做几回,我便寻得其中三昧,抽插愈发熟练起来。

    将肉棒退出直到龟头夹在肉唇之间,再一下猛刺到底,如此反复。

    每每退出时,粗大的肉棒都能带出黏腻的淫液,插入时,却好像要把龟蛋一齐挤进蜜穴去。

    玉莲露出古怪的表情,双头用力的抱着我的头颈,我乘机埋头贪婪地吮吸鲜美的乳头。

    她双腿交叉缠在我腰间,腰肢上挺,款款摇摆,配合我抽送。

    我自然全力以赴,用力的抽出插入,下身耸动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嗯——就是这样……不要——不要停——」玉莲痴迷地呻吟,美眸含露,颊如赤霞,娇唇愈发红艳。

    我心有所感,吻上那娇艳欲滴的朱唇,顿觉一条鲜嫩可口的小舌灵活地探入口中,贪婪索吻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我不甘示弱,舌头强伸进她小巧檀口,她乖巧地吮吸,贝齿轻轻厮磨。

    我呼吸顿时急促起来,原来男女交吻竟是这般美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玉莲突然「啊——」的长声娇唤,用力抓住我双肩,腰身挺起,玉体僵硬再无动作。

    我被她一吓,顿时停了动作,只感受到秘道尽头喷溅出一股股清凉的汁液,浇在龟头上不甚舒爽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密语传入心中,正是师傅用传音入密的法子给我传法。

    我一听便知是一套行功法子,依言运功,顿觉玉茎似乎自己活了一般,马口吞咽着方才那团液体的精华部分,一股暖流直达丹田,正是内功精进的征兆,好不畅快。

    说是运动法门,实际却很快,待我吸完那团精华时,玉莲也才刚刚长吟完毕,媚眼惺忪,美美地瘫软下来,大字型躺在榻上。

    我下身依旧胀紧难受,按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胯,再度挥枪上马,冲杀起来。

    玉莲软弱无力道:「弟弟,好弟弟——啊……你太强了,让——姐姐歇一下吧……」我充耳不闻,但觉其岔开的双腿不利于抽插,抓着她一对脚踝,按向肩头,将下身挺出来,便又用力插入。

    她隐隐抽泣,无力地承受着我的肆虐,双手死死抓住床褥。

    不知又插了几百下,酥麻的快感在龟头凝聚,腰眼一紧,我连忙提臀深深刺入,龟头顶在秘道里的小嘴上大力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她被我一激,娇嗔连连,花心收缩,又泄出身来,这已经是今晚第四次了。

    我按照师傅所教运功之法吸取精华,下身终于没了燥热之气,原本狰狞恐怖的阳具缩回一条小蛇挂在挡下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觉全身大汗淋漓,但精气神(www.shubao2.cc)十足,丝毫没有疲惫感,师傅所传行功之法颇有奇(www.yhwx.net)效。

    但玉莲可惨了,蜜穴口吐着粘稠的白汁,唇肉红肿难消,原本粉嫩的小蝴蝶变得鲜艳夺目。

    她面色凄白,鼻息无力,面颊犹挂着泪痕,早已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我偷偷拉开帐子瞟了一眼师傅,知道他已是入定状态,这才悄悄躺下,抱着玉莲睡下。

    再睁眼时,天已渐亮,但屋内还是不能视物。

    温热的鼻息扑打着我的面部,虽然看不见,但我知道玉莲正瞅着我。

    「姐姐,你醒啦?」她「嘤」了一声算是答应,沉默半晌,她低声叹道:「弟弟太坏了,昨晚把姐姐搞得快死了。

    」我一听连忙赔罪,她却「噗嗤」笑出声来,说是从未有过如此畅快的体验,这应该就是她说的肏得女子欲仙欲死吧。

    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454545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4v4v4v.com我与她低声聊了许久,得知她和我一样是孤儿,早不记得父母长相,从小是在青楼长大的,十五岁开始接客,如今已过了两年。

    她虽入行不久,但妈妈都说她房中秘术练得甚好,寻常汉子通常都不能使她泄身便缴枪投降,今日遇到我,竟初逢败阵。

    我听着,心中得意,左手偷偷在她椒乳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她娇嗔一声,右手来拿我下身,却摸着一个坚硬火热的肉棒,不由身子一颤,「弟弟怎的又想要了?」我谄道:「因为姐姐太漂亮了,我实在忍不住嘛。

    」她嗤笑着,似乎很是受用,「别给姐姐戴高帽,诶?别……疼!」我翻身压上,正握着阳具寻找到她迷人的桃源口,她一把捂住穴口,娇羞道:「弟弟,不成了,人家吃不消了,姐姐用手帮你弄吧。

    」我又复躺下,下体高高耸起,玉莲侧卧在旁,纤手轻柔地拿捏着我的宝贝。

    不多时,马眼泌出些许淫液,亦被她用熟练的手法涂抹整个棒身。

    她指甲时不时刮挲我敏感的龟菱,或二指夹住棒身上下套弄,湿滑的触感配合绝妙的手法,直叫人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我也不闲着,上下其手,一手搓揉着那只风韵的乳峰,一手摩挲着她腿根芳草丛中那神(www.shubao2.cc)秘的肉缝。

    蜜唇果然余肿未消,尚有余热停留,我食指方要探入,她便夹紧腿根不肯放行,我只好刮弄那道鲜嫩的唇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鼻息急促起来,下身湿腻难堪,淫液沾满了我的左手。

    我将沾有淫液的指尖点在她微热的面颊上,淫笑道,「姐姐,你看,这是什么?」她微微一嗔,乖巧地张嘴将手指吞入,吮吸干净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即将大亮,我却还没有泄身迹象,玉莲哼了一声,俯身跪在我胯下,螓首一沉,樱桃小口将怒挺的玉茎含住,一面吮吸,一面将粗壮的棒身吞入,发出「啾啾」的响声。

    她将肉丸握在手中轻轻抚摩,将宝箫吞到极致,每每龟头顶着柔嫩的喉咙了才吐出来。

    酥麻的感觉逐步凝聚,我耸动腰身,将她小嘴当做蜜穴一样抽插,玉莲配合着我的挺动,喉中轻轻娇吟。

    很快我就到了那无法回头的一刻,她只觉得肉棒一下在口中暴涨三分,随即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,刚想抬头,却被我双手死死按住螓首,只能快速吞咽,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一连喷射了十数发,我舒坦地松开她,她连忙吐出阳具,大口喘息,一时气急竟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我心道不好,连忙替她安抚后背顺气,她总算回过气来,假怒地瞅了我一眼,又看我无辜的眼神(www.shubao2.cc),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章节目录

武林淫魔传(圣教坛说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maxdon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xdon并收藏武林淫魔传(圣教坛说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