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杨开一身冷汗,风吹来,浑身冰凉,扭头怒视曲华裳:“你疯啦?招呼也不打一声?”

    曲华裳望着杨开,美眸里满是惊奇:“杨师弟,你的血……是金色的?”

    平常的时候旁人倒是看不出什么,除非杨开受伤,可此刻运转血照经,血雾罩体,一下就显露出与旁人的不同。

    曲华裳歪着头,狗一样嗅了嗅,黛眉皱起:“圣灵的气息?”旋即震惊地望着杨开:“师弟你有圣灵血脉?你是妖族?”

    杨开没好气道:“妖你个头!”

    曲华裳一脸纯真:“师弟你生气啊?”两只眼睛扑闪扑闪地望来。

    杨开快被气死,板着脸道:“没有。”将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,仔细观察了一下这血湖,感应着脚下血水的流动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发现了其中的奥妙,这血湖中的血水,看起来平静不起半点波澜,实则无时无刻不在变换着,只不过这种变化很是隐秘,让人无从察觉罢了,只有站在这湖面上,才能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而这种变化更是让湖水传来一种奇特的牵扯力,让人不由自主地就要落入湖中,唯有运转那大衍不灭血照经,放能抵挡住这种牵扯力,才能在湖面上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察觉到这一点,杨开心头了然,知道那石碑上的血照经果然是通过这考验的根本,可以说,只要能稳住心神,在湖面上时刻保持着血照经的运转,就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,完全可以轻松地登临第一座小岛。

    那些在半途中跌入湖水中丧命的武者,要么是没有参透血照经的奥妙,要么就是太过紧张发挥失常,所以才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这第一关,并不难过!

    有了底气之后,杨开这才迈步朝前行去,果不其然,血照经只要维持着运转,便能安然行走在这血湖之中。

    走没几步,忽然回头望着一直傻站在原地的曲华裳道:“为什么站在那?”

    曲华裳可怜兮兮地望着他:“我错了,师弟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杨开无语道:“我哪有生气。”

    曲华裳幽幽道:“你这样子就是在生气,哎,师弟看样子是不想原谅我了,那师姐活着也没什么意思,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般说着,体表血雾竟有主动散去的迹象。

    杨开大惊失色:“曲师姐莫闹!”

    连忙探手朝她抓去,岂料曲华裳咯咯一笑,衣袖一甩,一条丝带顺势就缠在杨开胳膊上,紧接着身形蹁跹,犹如蝴蝶起舞,身子一转撞进了杨开怀里,抬起头来,美眸盈盈地望着杨开,吐气如兰:“就知道师弟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疯女人!”杨开咬牙咒骂,“这里是能胡闹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错了嘛……”曲华裳扭了扭身子。

    杨开顿时感觉不自在起来,这温香软玉在怀,还拱来拱去的,娇滴滴一个大美人,搞的他口干舌燥,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连忙掰着她的肩膀,将她推开了一些,正色道:“曲师姐,正经点!”

    上次在太墟境与她接触过,也没这么放肆啊,今日也不知她在发什么神经,杨开大感吃不消。

    曲华裳脸色一冷,瞪着他道:“师弟觉得我不是正经女子?”

    这还讲不讲道理了?杨开正准备解释一下,熟料曲华裳跺了跺脚道:“既然师弟这么觉得,那师姐就不打扰你了,哼!”

    一转头,秀发扫过杨开脸颊,大步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杨开懵在原地,只感觉这女人心海底针,搞不懂搞不懂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血湖上一副奸夫**,打情骂俏的模样,让诸多武者为之侧目,此刻见曲华裳弃了杨开而去,个个都在心中叫好。

    曲华裳去速极快,不到片刻功夫便已踏上了那第一座小岛,杨开怔了一会儿也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第一关并没有太高的难度,只要能稳住那血照经的运转,便可抵挡住来自血湖中的牵扯力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开也登上了第一座小岛,双足踏上土地的一瞬间,面前便忽然浮现出三座圆台,那圆台上光幕笼罩着,分别放了一枚妖兽内丹。

    杨开试着用神念查了查,发现根本无法窥探内中虚实,而且连这些内丹到底是什么属性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看样子,血妖神君就没打算让人有判断的依据,到了此地能得到什么奖励全凭运气。

    杨开随手朝一个圆台处抓去,光幕没有半点阻扰,等杨开收回大手的时候,掌心处已多了一枚土行的内丹,而在他得了这内丹之后,三座圆台便忽地又沉入地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曲华裳就站他旁边,拿胳膊肘捅了捅他,低声道:“师弟你得了几品的?”

    杨开扭头看她,失笑道:“还以为师姐不会再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曲华裳眨眨眼:“跟你闹着玩的,你看不出来吗?你也真够笨的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闹着玩的?杨开无语,不过还是将手中内丹摊开:“师姐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曲华裳定眼一瞧,得意道:“才四品,我得了五品的哦。”这般说着,伸手将自己得到的内丹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杨开看了一下,发现她得到的还真是五品的内丹,看样子这里的奖励也是不同的,转头瞧瞧四周旁人的情况,发现有的人得了三品,有的人跟自己一样是四品,仅有另外一个人与曲华裳一般,得了五品的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这第一座岛上的奖励就是三品至五品的内丹了,三品四品最多,五品最少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头一动,第一座岛便如此,那第二座,第三座呢,还有湖心的宫殿呢?这里还真有可能出现七品的内丹!这让他愈发坚定了要去那湖心宫殿一探究竟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第一座小岛上最起码已经汇聚了上百人,还有更多的,正从岸边朝这边行来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汇聚在岸边的武者,有八成的几率能来到在这第一座小岛上,而只要来了,就有一份奖励,运气好,可是能拿到五品内丹的。

    第一个登上此岛的是那大千血地的弟子,已经过去小半日功夫了,换句话说,他已经在这里参悟了小半日,进度比其他所有人都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杨开和曲华裳也不敢怠慢,连忙寻了一处位置坐下,各自沉浸心神,任由那石碑牵引,探入其中。

    这小岛上的石碑果然是血照经的第二篇,是第一篇的延续,但比较而来,这第二篇要晦涩难懂的多,也更难修炼一些。

    许多武者面色变幻,眉头紧皱,一副难以为继的模样,不过都在拼命坚持。

    杨开也沉浸在血照经的第二篇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,时间已经过去了半日功夫,抬头望去,不见了那大千血地弟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杨开立刻朝那第二座小岛望去,果不其然,在那第二座小岛上看到了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家伙本身有极深的血道根基,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,又比旁人更早地来到这里,自然是处处领先。

    而除了他之外,还有另外十几位武者也到了第二座小岛,湖面上,更有二十多人正在小心翼翼地行走。

    杨开扭头朝曲华裳看了一眼,发现她还在参悟之中,一时半会也没有要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曲华裳的资质不如别人,只是她来这里的时间别旁人晚,自然就稍有落后。

    杨开没有着急离去,而是坐在曲华裳身边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左右,曲华裳才徐徐睁开眼睛,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,转头对杨开道:“劳师弟久等了,下次师弟自行出发吧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一直在参悟那石碑中的奥妙,但对外界并非一无感知,自然知道杨开等了她许久,只不过当时正在参悟的紧要关头,也不方便中断,只能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杨开笑了笑,“也没等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曲华裳招呼一声,与杨开并肩朝第二座小岛所在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来到湖边,杨开道:“曲师姐小心了,这第二关比第一关困难的多,伤亡率也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边观察了一个小时,自然能看到比旁人更多的东西,比较起第一关来说,这第二关的难度明显提高了不少,许多通过第一关的武者都失陷在第二关,身消道陨。

    “师弟也要小心。”曲华裳道。

    杨开点点头,一步踏出的同时,血照经催动起来,周身立刻爆出一层金色的血雾,比起方才来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轻轻地踩在湖面上,抵挡那来自血湖的牵扯力,杨开一步步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曲华裳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这边一上路,两人便展现出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地方,两人虽然走的较晚,但速度却是丝毫不慢,一步接着一步落下,毫不迟滞。

    反倒是其他大多数武者,每一步落下似都经历了万种艰辛,许多人额头大汗淋淋,汗水顺着脸颊滴落血湖,每走出一步,都要耗费许多时间和精力,速度自然就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短短百丈距离,杨开和曲华裳却是超越了一个又一个先行者。

    不过盏茶功夫,两人便双双登临第二座小岛,不同于杨开的云淡风轻,曲华裳轻轻地吐了口气,面色有些发白,看的出来,她为了跟上杨开的步伐,消耗了不少心神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武炼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莫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默并收藏武炼巅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