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蜀山大战还在持续,却有一剑,来往纵横间,无有所挡,就在鱼龙族和十万大山的妖族,逼压到其山门近前的时候,那一剑横空出世!

    大有力挽狂澜之势,其剑之凌厉,即使是白狐连同数位劫法妖族,也不是其对手,反而被其重伤一名劫法级别的妖族。

    “是灵宝!”白狐的目光没有因为对方的无所匹敌而变得阴沉,反而是有着难掩的兴奋!

    众所周知,道门六宗屹立于修真界,都着本宗自有的镇宗之宝,却是其收刮外域所得。

    而被外人猜测,则是这一界最为顶尖的一类宝物,灵宝!

    也是修者们梦寐以求的宝物,却没人见过,流传于世的只有传言,到底是真是假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据说只有到了一宗危机存亡的时候,才能动用,而眼下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,确实让白狐见识到了它的强悍。

    也就是悟世真人手里的那柄剑,仿佛是刑天之责的一柄灵宝飞剑,其威力之强,剑势之盛,白狐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也有了抢夺之心,所以不遗余力的和其他几位同样抱着窥视之心的劫法妖族,与之纠缠。

    这一战几乎决定着蜀山剑宗的生死存亡,吕祖不在山内,只留下了这一柄断剑给悟世真人,让其镇守山门。

    至于他去了何处,悟世真人不知道,吕冷轩也没有说,然而此时的蜀山境况,却远超他当初的预估。

    敖旭在这一次的征伐大战里,所投入的战力,以及布置几乎是面面俱到,完全不是当年的敖沧海可比。

    再有道门连年征战,又是刚刚结束了京师的守护大战,现在的他们,哪里是养精蓄锐已久,伺机前来并倾尽全力的鱼龙族可比。

    所以悟世真人只能孤注一掷的动用这柄灵宝飞剑,现在看来是大杀四方,几乎以一人之力,冠绝整个蜀山,可只有他自己明白,想要真真正正的力挽狂澜于蜀山剑宗,仅有他一人之力,绝难功成!

    目光一转,不由得看向了天剑宗的宗主秦锋镝,后者正与一名劫法妖族斗的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似有所感的一头,目光正好和悟世真人对上,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其神识脑海里则有悟世真人的秘语传音:“本座答应你的事情,决不食言,当以心魔再次立誓,若违背当初之承诺,我悟世真人,当永堕沉沦之域,不能挣脱!”

    如此狠毒的誓言,又是重新再立,秦锋镝嘿嘿一笑,全身的气势猛然一变,一股冲天的剑威,压于四方。

    正战在金舟龙船上观战的敖旭,脸色一变,目光紧紧盯视在了秦锋镝的身上,冷声道:“请鱼主!”

    蜀山之外,一队修士正穿梭于高空云层之内,其后跟着一艘较为小巧的飞行龙舟,由于前不久刚刚结束了一场生死之战,昆仑战船已经毁于此次战役,所以很多人不得不凌空飞行。

    至于身后的那艘龙舟,还是当年李小意在阴冥鬼域的星魂海时,敖旭送给他的,却不足以装下百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龙舟的舱室之内,包括甲板之上,全是昆仑战队的伤员,李小意立于船头,愁云满布。

    昆仑战队损失惨重啊

    这恐怕是他带队以来,最惨的一次,尤其是王峥的陨落,给这支队伍带来的,可不仅仅是战力上的损失,还给整个队伍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而从三眼妖尸那里得来的消息,这一次敖旭所图甚大,隶属于敖沧海的海兽军团,全部出动,其目标直指各宗的战队。

    受尽折磨凌辱的聂姓老妪,其话应该是不假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边只是消灭了其中的一支分队,而悟性真人想要集结各宗的战队,恐怕逃不过这支军团的眼睛。

    换言之,蜀山那边可真就是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头,陈月玲一脸疲惫的出现在他的身旁,神色间有着些许的黯然。

    “徐云如何了?”李小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服了你给的丹药,暂且性命无忧,只是还昏迷未醒,气息很弱。”陈月玲的声音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王峥的那一队,你怎么处理的。”李小意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陈月玲摇了摇头:“毕竟人刚走,若是这时任命,难免有些不尽人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小意皱了皱眉,不过想想也是,可有些事情不能不急。

    “蛇无头不行,有些事情能等,有的则不行。”李小意头看向陈月玲,她的眼圈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其实下面还有些话,但一见此女如此,李小意也就憋在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做吧。”李小意最后说了一句,便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而这时飞在龙船四周的修士相继返到甲板上,相应的,又有一队队修士从甲板上飞起,两边互换位置,不然的话,这艘小船根本装不下那许多的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皱了皱眉,神念散出体外的瞬间,这一方天地的所有,便映入脑海,他打了一道命令,于是龙船从高空云层里一直向下,两旁四周全是山峦起伏,寻了一个幽静的所在,龙船便停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月玲则告知众人休息整顿,李小意看着开始忙碌的门人弟子,并没有下船,而是来到了龙舟的底舱,那里停放着这次战死的尸体。

    孙彪自从上了这艘龙船,就没出来露面过,一直躲在这里,望着王峥那安静的面容,却是在后悔自责。

    李小意过来的时候,任小冉也在,看了一眼孙彪,再看看王峥,他蹲下身子,将其一缕乱发捋顺:“当年参加蜀山的试剑会时,他和李泞张生最为要好,对于我这位师叔并不感冒。”

    孙彪内抬头,任小冉则在静静地听着,对于那些陈年旧事,她并不是很清楚,因为没人愿意提起,却是因为那里有的,是长久的痛!

    “直到大比开始以后,这几个家伙才对我另眼相待,直至今天,只剩下我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叹了口气:“有时候我总是在想,是不是我有负于他们,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追随错了人?”

    孙彪终于有了反应,他抬起头,两只眼睛都已经哭肿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是道:“后来有一天,我和王峥喝酒,直到醉的不行,我才敢和他说起这些话,你猜他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孙彪摇头,任小冉则摇头,李小意自嘲一笑道:“他说他还有从前的昆仑小队,并没有刻意的去追随谁,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神态间有些黯然,却很放松:“你我都知道那两个字,也明白它的意义,而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,就是说,这样值吗?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道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守着猫睡觉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守着猫睡觉的鱼并收藏道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