匈奴人退走了,走的很狼狈,遗弃了所有随军的辎重,牧群,除了骑乘的战马,他们把一切能扔的都扔了,包括营地里无法带走的重伤员,不过在走之前每个伤员都补了一刀,这倒是省了萧逸许多手脚,死在自己人手里,也许怨念会少一些吧!

    萧逸不敢肯定自己那一箭到底射没射死‘于夫罗’,当时的场面太慌乱了,否则他一定会再补几箭,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打赢了这一仗,守住了雁门关,避免了内地百姓惨遭匈奴铁骑的蹂凌,足够了。

    整个雁门关都陷入了狂欢的海洋,有人仰天狂呼,有人失声痛哭,有人跪在地上拼命的感谢神明护佑,还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四处寻找战利品了,劫后余生,无论怎么疯狂都是应该的;至于萧逸的名字,更是被人们一再的狂呼,所有的士卒百姓都已经把他看作是大家的守护神了,一些城中的宿老已经开始提议,在雁门关里给萧逸立生祠,位置就在蚩尤庙的边上,把他和那位盖世的魔神并列在一起!

    至于我们的主角萧逸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答案:他在睡觉,什么也不管,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,从草原惊险到雁门血战,整整一个多月都在生死线上徘徊,每天都生活在阴谋与算计中,萧逸真的是精疲力竭了,人们只看到他纵横捭阖的一面,却忘了他也是人,而且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,如今强敌败退,终于可以歇一歇了!

    无边的疲劳涌来,甲胄未脱,萧逸直接靠在一处城墙垛口上就昏睡过去,手下的亲兵们自发的为他围成了一堵人墙,侍卫长小斌手执宝剑在一旁小心守护,每个打扫战场的人都轻手轻脚的,就连被抬下去的伤兵都用麻布把自己的嘴堵上了,生怕吵到他们心中的这位‘守护神’。

    这一觉萧逸睡得很香甜,在梦中他又回到了卧虎山上那个小道观里,周围还有很多人围着他,有卧虎亭的老亭长,有那位总是送鱼给他的老渔翁,还有那些喜欢追着他玩的小萝莉们,她们还是那样甜甜的叫着自己‘无愁哥哥’……,所有人都向他伸出了大拇指,夸赞他做得好,给卧虎亭的乡亲们报仇了!

    最后萧逸还梦到了自己的师傅‘出尘子’,老道还是那么精神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只是他看向萧逸的眼神很奇怪,里面有慈祥,有赞叹,却还有一丝责备……

    “是在责备自己杀人太多吗?师傅,我也不想的,可我不杀人,人就要杀我,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去,守护自己身边的人,所以我必须不停地杀下去,宝剑沾了血就再也收不回去了……”,梦中的萧逸拼命地向老道解释,可老道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指了指萧逸的眉心,那里有老道留给他的一点清明,天不杀生!

    美梦短暂,醒来后还是要面对残酷的现实,萧逸一觉醒来,就看到大牛、马六、胖刘、以及雁门四兄弟中的老大张转,老二杨和都站在自己面前,人人身上带伤,许多人的伤口还翻裂着,流出的鲜血和甲胄都粘在了一起,看上去好像是一群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鬼,萧逸知道,自己现在的样子估计还不如这些人,如果他们是恶鬼,那自己就是万鬼之王!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,我家老四伤重没挺过去,两个时辰以前,没了!”雁门四兄弟中的老大张转一脸的悲伤,当初四兄弟结义联名,如今已经折了两个,死者长眠,生者长痛啊,“不过老四临死前让我带话给大人,他说这辈子能有幸跟随统领大人,值了!”

    “值了!……值了吗?”看着城楼上重重叠叠战死将士的尸骨,看着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萧逸不禁悲从中来,多少好弟兄都血溅沙场,再也见不到了,而他们都是被自己推上战场的,“我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们啊!”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追随统领大人!……誓死追随统领大人!”大牛、马六、胖刘,以及城关上下,无数死里逃生的将士们跪倒在地,齐声高呼起来,有这样一位统领带领着他们,确实值了!

    一战下来,玄甲军折损了上千人,其余各部阵亡了三千多,城中百姓也死伤了两千有余,整整六千人的损失,代价可谓惨重,而他们换来的就是雁门关外堆积如山的匈奴兵尸骨,据统计,超过了一万五千具,再加上许多匈奴伤员会在撤退的路上慢慢死去,保守估计,这一役下来,匈奴人至少折兵两万,以匈奴那少得可怜的人口基数来算,可谓是伤筋动骨了,没有十年时间的休养生息,这些草原狼是恢复不了元气的。

    大战之后往往有大疫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,所以这些阵亡者的尸体必须立刻处理掉,一旦真的引发瘟疫,那就麻烦了,对于自家将士的尸骨自然是打造棺木,则一块风水宝地,好生安葬,另外萧逸还下令,在这里为阵亡将士们建一座祭坛,把每一位阵亡将士的名字都刻上去,他们是为国捐躯的鬼雄,理应享受后人的香火祭祀!

    至于那些匈奴人的尸骨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,萧逸直接下令,建‘京观!’

    京观,又名武军,就是把阵亡敌人的尸骨堆在一起,外面盖上封土,夯实,形成一个特大号的坟丘;这种习俗在中国古已有之,春秋战国时期,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在打败宿敌晋国后,就曾经‘收晋尸,筑为-京观',以彰武功于万世。

    如今萧野也决定用匈奴人的尸骨铸造个‘京观’,彰显一下自己的武功,一则是为当年‘卧虎亭’的百姓们复仇雪恨了,再一则是为了给草原上那些匈奴人一个教训,萧逸相信,有这个‘京观’在,匈奴人至少三十年不敢踏足雁门关半步!

    一声令下,底下的人立刻闻风而动,对于建‘京观’所有人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,尤其是那些有亲朋好友在这一仗中阵亡了的,更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,最后人们在雁门关北边一处非常醒目的地方开始动工了,一车一车的尸骨拉过去,有专门的人负责夯土,一层尸骨,一层黄土,重重叠叠,谁也不知道到底落了多少层,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高二十余丈,方圆足有一里的巨大‘京观’,醒目,壮观,动人心魄!

    处理完死人,还得管活人,这次大战缴获了无数的牛羊,马匹,对这些战利品,萧逸下令,战马全部收归军中使用,至于那些牛羊,和一些伤残了,已经无法再用于作战的马匹,全都发放给了雁门的百姓,这一仗很多人的家园都毁于战火,如今给他们一些牛羊,也算是聊做补偿吧!

    战争,永远都是将军的天堂,百姓的地狱!

    刚处理完这些事情,萧逸就迎接到了两名使者,一个是并州刺史张扬派来的,还带来了一道命令,“让萧逸务必坚守雁门关十天,十天以后,如果实在守不住了,可以便宜行事!”

    看来这位张大人并不认为萧逸能挡住南下的匈奴大军,十天时间,估计是用来坚壁清野,或者跑路用的,不过这道命令还算厚道,所谓便宜行事,就是告诉萧逸,能守就守,守不住了就赶紧跑路!

    对这位‘德比才高’的刺史大人,萧逸也只是笑笑了事,然后让人把使者带到城外,那座矗立在哪里的‘京观’可以说明一切,至于张扬之后怎么惊叹,怎么写贺表向朝廷表功,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!

    至于另一名使者是‘右校王’李云派来的,也带给萧逸一条消息,“匈奴大单于-于夫罗死了”。

    萧逸的那一箭虽然没当场毙命,但还是重创了他,尤其是‘三棱透甲锥’的放血功能,绝对是举世无双的,结果‘于夫罗’在撤退的半路上又气又伤,还没回到匈奴王庭就因为失血过多死掉了;如今匈奴内部为了争夺大单于的宝座闹得不可开交,尤其是左贤王刘豹,和右贤王‘呼厨泉’,这对叔侄已经有刀兵相向的架势了。

    这次汉匈大战,匈奴各部都损失惨重,唯独是右校王李云,不但一兵一卒都没死伤,在大军撤退的路上,这个老狐狸还趁机吞并了一些被打垮的星散部落,势力大涨,他派使者来见萧逸,一是通报消息,再有就是希望能得到帮助,用草原上的马匹和萧逸交换一些物资,比如铁制兵刃,盔甲和食盐!

    “呵呵!老狐狸有野心了!”萧逸何等聪明的人物,岂会看不透李云的那点心思,不过这样也好,鼎因为有三条腿才稳固,力量分为三股才难以统一,如果自己扶植一下右校王李云,让他和左贤王刘豹,右贤王‘呼厨泉’两人形成鼎足之势,那么可以预期,草原上至少二十年内会混战不休,这对于汉王朝来说,再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这边刚处理完使者的事情,那边亲兵来报,说是‘京观’出事了,具体的事情就是-闹鬼,原来自从‘京观’筑好以后,据一些附近的百姓说,每天晚上那里都有鬼哭狼嚎,还有万马奔腾的喊杀声,弄得周围百姓不得安生,连小孩子都吓病了。

    阴魂作祟,这还了得,萧逸再次下令,以自己的‘血浪斩蛟剑’为样式,选能工巧匠,雕刻一面高二丈,宽五尺的剑形石碑,倒插在‘京观’之前,上面还有萧逸亲手书写的一行大字--永镇九幽!

    至此,阴魂作祟之事绝迹!

章节目录

大魏能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黑男爵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男爵并收藏大魏能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