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审讯室内。

    徐正勇:“毛小伟,只要你说出你上级的名字,再签了自白,我就会立刻释放你。”

    毛小伟梗着脖子,说道:“你们就别白费力气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徐正勇慢斯条理的说道:“听说最近两天,你老婆孩子就要从老家来上海了?是今天还是明天?”

    毛小伟心里一惊,说道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徐正勇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,掏出打火机点燃,说道:“干我们这一行,就是要了解这些杂七杂八的琐事,我还知道你老婆叫张彩凤,是坐火车来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就是想请她来保密局做客,顺便陪陪你,让你们一家人团聚!”

    毛小伟怒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!凭什么抓我家人!”

    徐正勇冷然说道:“委座说过,戡乱之际,一切从权!你拒不招供,逼着我做恶人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一挥手。

    行刑手把毛小伟摁在地上,头部和四肢固定在地上的铁环上,拿来一个漏斗塞进他的嘴里,开始灌辣椒水。

    呛人的辣椒水让毛小伟剧烈的咳着,不一会儿,喉咙和胃里像着了火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徐正勇一挥手,说道:“停,换下一项!”

    皮鞭、老虎凳、铁烙、竹签、电椅几乎所有酷刑都用了一遍,按照徐正勇的吩咐,一律点到为止,并没有过分折磨毛小伟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毛小伟也几乎如同被剥了一层皮,整个人蜷缩在地上,痛苦不堪的呻吟着。

    徐正勇迈步走过去,蹲下身目视着毛小伟,说道:“我提醒你一句,如果你继续顽抗下去的话,刚才那些刑罚,都会一一加诸在你的妻儿身上!”

    毛小伟挣扎着坐起身,颤声说道:“你们、你们这是搞株连”

    徐正勇站起身,双手一摊,说道:“是株连,我知道,可是没办法,谁让你的嘴这么硬!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手表,说道:“陈怀民,你去一趟火车站,拿着一块纸牌子,写上‘接湖南张彩凤’,她要是问你,就说是毛小伟的同僚。”

    陈怀民:“是。”

    毛小伟声嘶力竭的大叫道:“等一下!我说,我说”

    徐正勇笑道:“大丈夫就应该顺势而为,这才是聪明人!说吧,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毛小伟内心纠结万分,他也不想当叛徒,但是一想到妻儿会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,他的心就如同刀绞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们会怎么对待我?”

    “只要情况属实,你不仅能得到一大笔钱,还有机会进入保密局工作。当然,你要是不愿意来,也可以继续当你的警卫连班长,一切都尊重你本人意见。”

    毛小伟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当了叛徒,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我只要钱,然后老家过安生日子!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说了,尊重你本人意见。”

    毛小伟沉默半晌,说道:“我是谷澄江的发报员,他的代号叫‘老海’”

    徐正勇惊讶的说道:“谁?老海?谷澄江就是老海?”

    毛小伟:“是。”

    徐正勇兴奋的在审讯室来踱步,说道:“太好了,竟然书包网.bookbao2到了一条大鱼!”

    他转身对毛小伟说道:“谷澄江的上级是谁?”

    毛小伟:“他和组织上直接联络,在上海他没有上级。”

    徐正勇:“单线联系?”

    毛小伟:“对,单线联系。”

    徐正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他现在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,既然老海是单线潜伏者,就是说他的被捕,暂时不会惊动地下党,这个细节可是大有文章可做!

    “老海难道从来不和地下党联系?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遇到特别紧急的事情,他会通过短波明码呼叫上海地下党负责人,这种时候很少。”

    徐正勇缓缓的说道:“很少,不代表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身吩咐道:“把他带去医务室治伤,要严加保护,命令大门警卫,从今天起加双岗!”

    带着毛小伟的口供,徐正勇来见王芳雄。

    王芳雄也很惊喜,仔细的看了两遍口供,说道:“这个老海是共党非常活跃的一名情报员,我找了他差不多两年时间,想不到竟然藏身在警备司令部!”

    徐正勇:“由此可见,共党的渗透能力有多强,没人知道他们潜伏在什么地方!鉴于这种情况,我请求这件案子由情报处独立审理,避免走漏风声!”

    王芳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还是防着高非?”

    徐正勇:“不不不,高处长对党国自然是忠诚可信,可是行动处人多嘴杂,我担心其中有共党的眼线!”

    王芳雄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肚子里的小算盘,只有你自己知道好吧,就照你说的办,希望你能继续给我带来惊喜!”

    徐正勇微微躬身,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我相信,一定会!”

   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徐正勇连夜突击审讯,但是想撬动谷澄江的牙关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,谷澄江依然是一个字都不肯吐露。

    行刑手踢了躺在地上的谷澄江一脚,头说道:“徐处长,他昏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正勇:“用凉水弄醒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桶凉水兜头盖脸泼下,谷澄江缓缓睁开了眼睛,身体内外带来的剧痛,让他忍不住咳了一声,一口血沫子立刻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正勇靠在桌子前沿,嘴里抽着香烟,说道:“谷澄江,你说你这是何苦?再怎么表现英勇不屈,你的党也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,像你这种小人物,会有人在乎吗?”

    谷澄江剧烈的咳着,说道:“这是我毕生的信仰、理想、咳咳、还有忠诚,你不会懂”

    徐正勇:“那请问,一个连命都要保不住的人,还谈什么信仰理想?忠诚比活着还重要?”

    谷澄江轻蔑的说道:“我没兴趣和你这种人探讨此类问题!有种就给我一枪,使用酷刑折磨人,算什么英雄好汉!”

    徐正勇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不开口,我就没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暗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似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似铁并收藏暗枪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