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布冷哼道:“世家又能如何,大多是一些鱼肉百姓之辈罢了,如河东之田地,最低有六成是在世家的手中,战乱之时,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,世家甚至暗中联合抬高粮价,这等人难道士元不觉得可憎吗?本侯创建晋阳学堂,就是为了在本质上改变并州的现状,世家强盛,本侯麾下却是有无数的百姓支持。”吕布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吕布,在庞统的眼中是锋芒毕露的,似乎所有的困难,在吕布的眼中都算不得什么,寻常诸侯即便是占据城池,也会与城内的世家交好,这也是最基本的,世家之所以强大,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,而是他们掌握的东西,如官场,九成是世家中人,若是引得世家不满,那治下离混乱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庞统迷失了,家族灌输给他的信念和吕布的言论发生了冲撞,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他从来没有这般的忐忑过,一方面感觉到吕布的话很有道理,又觉得不妥,他也从未感觉如此失态过,没有了以往的云淡风轻,不过理智告诉他,不能答应吕布,一旦选择了主公,对于士子而言往往就是一生的抉择,他需要更加慎重。

    “晋侯所言,在下需要思量一番。”庞统起身拱手道。

    吕布点了点头,他敢肯定方才的话,定然让庞统的信念动摇了,这也是收服庞统这等谋士千载难逢的机会,只要庞统在日后再次碰壁,就会想到他。

    “无妨,士元回去之后可好生思量,本侯随时欢迎士元的到来。”吕布道,就凭庞统这样的相貌,到了其他诸侯那里也不会受到重用。

    庞统如同木偶一般,在典韦的带领下被安置在了晋阳学堂内,吕布在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晋阳的繁华和吕布的强大,他是亲身体会到的。

    碰到庞统在吕布看来就是一个意外,他还要会一会来自各地的文人,只要能忽悠上那么一两个,就是大收获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庞统的相貌未必也太丑陋了。”典韦咋舌道,本来以为自己的相貌已经够粗犷了,在见到庞统后,他感觉自己还是颇为英俊的。

    吕布道:“人不可貌相,海不可斗量,切不可以貌取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教训的是。”典韦连忙道,不过心中挺期待庞统到吕布麾下做事的,在军中,无人敢于典韦比丑,但是碰到庞统之后,他找到了一丝自信。

    诸葛亮等人在晋阳学堂的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,虽然接触不到更多有用的东西,但是晋阳学堂给他们的冲击很大,尤其是在算术上。

    对此,也有不少的文人表示出了不满,他们明显能够感受到学堂对他们有所保留,在他们看来,学问之事,就应当拿出来供众人一起学习才是。

    “孔明,前往晋阳的时间也不短了,为师与其他人商量,欲要择日离开并州。”司马徽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低声道:“恩师,此番想要离开并州,恐怕有些难了,如今学堂周围的士兵越发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莫非晋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将前往并州的文人强行扣留在晋阳不成。”司马徽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亦是担忧晋侯心急之下行此极端之事啊。”诸葛亮道。

    对于诸葛亮的意见,司马徽一直是比较重视的“以孔明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恩师,晋侯重视文人,然而前往晋阳的文人若是不能为晋侯所用,恩师可曾想过晋侯会如何做?”诸葛亮并没有说出应对之法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徽心中一突,毕竟吕布在外人的眼中是武夫,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武将“如此的话,或许晋侯会将所有的文人扣押在晋阳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缓缓点头“人才不能为晋侯所用,则晋侯定然会恼羞成怒,做出常人难以预料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晋侯就不怕悠悠众口?”在内心里,司马徽认为吕布不会行此极端之事,这可是来自各地的文人,他们代表的也是各地诸侯的颜面,吕布如此做的话,定会引得天下士子寒心。

    “恩师却是小觑了晋侯,晋侯入主并州之时,何曾顾虑过世家和天下人的看法,由此观之,为了利益,晋侯会不择手段,否则晋侯岂会一步步走到而今。”诸葛亮道:“昔日晋侯在襄阳之时,受到水镜山庄弟子的责难,将我等相召晋阳,定不是想要探讨汉书及学术之事,或许蔡大家是想要在这件事上扳回一城,借晋侯之算术,以扫水镜山庄之颜面。”

    场内一时陷入了沉默,面对这样的情景,司马徽也是没有了头绪,这是在晋阳,吕布有着绝对的统治权,只需吕布一道命令,他们就无法走出学堂了。

    “恩师可前往蔡大家处。”诸葛亮附耳说了一通,听得司马徽双目泛光。

    “孔明且在此,为师去去就来。”司马徽亦是感到了紧急。

    “德操匆忙至此,不知所为何事?”蔡邕诧异的看着司马徽道。

    司马徽拱手道:“伯喈先生编纂之汉书,在下叹服,晋侯之算术,亦是令各地士子折服,奈何荆州有事,急切间需要离开,是故前往伯喈先生处请辞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徽的夸赞,蔡邕开怀大笑,能够低头,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爽,当初就是在水镜山庄,司马徽等人,让他的颜面受损,口上没说,在心里,蔡邕已经深深的将司马徽等人记下了,这与小肚鸡肠无关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有事需要回荆州,德操自行离去便是。”蔡邕道,前往晋阳的文人有很多,每日来来往往的不在少数,若是一些寒门士子没有了盘缠,亦可选择留在晋阳。

    司马徽笑道:“在下与伯喈先生神交已久,不知伯喈先生可否相送一程。”

    蔡邕沉默片刻道:“自当如此。”他倒是没有多想,司马徽本就是荆州的名士,在天下间的名声不弱,能够不远前往晋阳,本就是给了他极大的颜面,更何况这次蔡邕的目的也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伯喈先生了。”司马徽拱手道。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战神吕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流浪的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猴并收藏重生之战神吕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