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艘法船,总算像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苏庭四处观看了一番,才登船上来。

    在船上又四处打量,看了看自家的这艘法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算是十分满意,心中暗暗想道:“如今小精灵不在身旁,我要是驾驭这艘法船,在中土晃荡一圈,不知会吸引多少女性修行者上船来……啧啧啧……等从北方回来,我得绕着中土晃荡晃荡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左右看了看,敲了敲,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待收了心神,才发现眼前许多目光,都落在他的身上,而目光中显得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这个面貌稚嫩,举止丝毫没有稳重气态的少年,便是此行主事之人?

    莫说是那些个真传弟子,便是连一并同往的这些位长老,也不由得无言。

    早知这位苏长老十分年轻,未曾想到竟然如此年轻稚嫩,而且对这法船,十分好奇,适才还傻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位苏长老主事,此行当真不会出错么?

    诸位长老各自对视一眼,俱都颇感无言。

    倒是许多弟子当中,至少有大半还是识得苏庭的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苏庭入门,出尽了风头,后来也在门中行走过几回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苏庭微微挺胸,背负双手,说道:“此次苏某奉命,领着诸位北上斩魔……此次乃是天庭帝君旨意,但也是我元丰山作为道祖传承,正道仙宗的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你等都是本门真传弟子,道行也都不低,至少都已修成阴神,此去北方,也是一场磨砺,望诸位都能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众多弟子闻言,尽都施礼,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这些个弟子之中,不乏年岁比苏庭还大的,也有些已经修成了阳神境界。

    只不过苏庭背负双手,隐隐放出两分威势,在数十位真传弟子的面前,却也展露了长老的气势。

    陈长老等人对视一眼,才觉得这位苏长老,此刻算是有些靠谱。

    “北方一行,斩妖除魔,虽有本长老坐镇,实则也是凶险。”

    苏庭缓缓说道:“你等不得大意,一旦出错,不仅是有性命之忧,也有坠入魔道的危险……此番掌教命我主事,希望归程之时,诸位尽都齐全,不少一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般说着,但谁都知晓,此去斩魔,难免会有伤亡。

    哪怕是仙宗弟子,所学不凡,本领极高,可也难免意外。

    苏庭这一句话,却也只是个鼓励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艘法船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光景,已经越过了黎山,径直往北。

    “再过不久,当能到蜀八地界了。”

    苏庭这般念着,心思复杂。

    当初他就是从蜀八地界,双桂山巴子县的阴灵火山之中,阳神踏足地府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此去地府,玄策大法师因他而亡,六道轮回也产生混乱,应风也沉沦于轮回之苦。

    此次北上斩魔,实则也是因为六道轮回混乱而起,才让天帝下旨。

    真要说来,那日苏庭与齐宣在此进入地府,才是这一次北上斩魔的起因。

    他心思复杂,再想起应风投在北方,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房外忽然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苏长老,可在修行么?”

    那位陈长老的声音,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苏庭伸手一挥,打开了房门,说道:“并未修行,陈长老有事便入内商议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落下,那位陈长老饮应了声,便入了房中,手中捧着几张符纸。

    苏庭见状,稍有惊异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长老说道:“这是临行之前,掌教交付于老夫,内中记载的是关于其他仙宗此行名单。”

    苏庭怔了下,道:“其他仙宗名单?”

    陈长老点头说道:“北上斩魔,非一家之事,乃是天庭旨意,故而此去,各家主事之人,都须得会面……这里头是各家仙宗此番出行的名单,不过避免消息泄露,这其中的名单,只有各宗主事之人,才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苏庭闻言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晓了,陈长老可还有事情么?”

    陈长老微微摇头,说道:“此行之中,繁琐之事,老夫等人会出手处理,掌教曾提过,苏长老无意管理这些繁杂琐事,只须遇上大事,请苏长老坐镇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位陈长老离开了苏庭所在房里,回到了他自身居住的房内。

    而其他长老竟也都在此处,见他归来,一并上前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确是少年人,气息也无沧桑之态,只不过道行确实不浅,不低于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,便有这等道行,难怪当年信天翁力保他入本门,看来是当真看出了他潜力之高。”

    “道行是一回事,听闻他本领极高,你可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出手,如何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陈长老微微摇头,说道:“不过门中诸位师兄弟所言,不会有什么差错……此人出身在本门之外,却在门中得受诸般机缘,又受掌教这等重视,自然不是俗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般说来,倒也不错,到了我等这般地步,收敛时便不露锋芒,只有出手之时,才见利剑出鞘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遭遇到堪比半仙的魔头,他能否镇得住场面?”

    “而且此去,各大仙宗会面,俱有半仙为首,只他道行稍低一筹,难免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掌教命他主事,还是信任他的本领,此去便照掌教所言,不要多生枝节。”

    “陈长老所言正是。”

    苏庭并不知晓诸位长老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取过了这些符纸,挑出了浣花阁的一张,法力运转,当即焚化,烟尘凝成字体,化作一篇名单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不出苏庭所料,表姐苏悦颦也在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他细看之下,此次浣花阁主事之人便是云宫姑娘,当下脸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前次在人家脸上留下了个掌印,只怕在此相见,不会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这般念着,苏庭又取过一张符纸,燃烧殆尽,烟尘凝就名单。

    这一张是先秦山海界的名单。

    主事之人,便是齐宣。

    苏庭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齐岳死后,齐宣必是未来掌教。

    但要服众,自是需要许多功劳作为底蕴。

    无论是来中土寻他苏庭,还是去北方斩魔,都是给齐宣记下功劳而已。

    旋即苏庭又焚烧了关于守正道门以及正仙道的名单,不过内中并无他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让他稍微有些意外的是,内中还有一张,竟是西土佛宗的名单。

    关于西土佛门,他唯一的了解,只在于玄策大法师而已。

    西土佛宗的名单,他自是一个也都不识得。

    但不认识归不认识,此去北方,还须会面,一并商议斩魔之事,倒也还须记下这些仙宗的主事之人,以及随行的诸位长老。

章节目录

仙庭封道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六月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观主并收藏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